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常年断网。
全职孙翔,农药狄仁杰,凹凸雷德,
剑三炮哥,盗笔黑瞎,欧美JR,妖尾格雷。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忘机(11-12)

抱歉各位小伙伴我更新晚了QAQ
之前手机主板坏了存稿也丢了一直没能发上来真是抱歉。
期末才补完存稿可以恢复更新啦!
谢谢大家,爱你们!

11.

恋爱的人。

狄仁杰再次浑身别扭起来。

只是去上课,李白偏偏说什么要送过来说怕他在路上昏倒。根本不管自己的拒绝。

本身成了风云人物这一点狄仁杰就够无奈的了,李白这个大焦点还一定要跟着他。一路上受到的注目礼成几何倍数在增加,偶尔的惊呼也从未少过,后面还跟了几个小尾巴。至于拍照的人,他已经不想去数了。亏李白还有闲心跟小迷妹儿们打招呼对着镜头摆poss 。

就像一个开屏的公孔雀,到处得瑟羽毛。狄仁杰冷着脸在前面走,心中暗暗吐槽。

进了教学楼里才发现竟然还有人蹲守,他觉得自己可真是低估了外国人的八卦程度。只能装作若无其事一路目不斜视闭耳塞听地走进了教室,刚以为自己安全了便受到了导师Clint 的注视,那眼神分明暗含着“你给我等着”的意思。
好在这次跟在身后的李白也转移了法律学导师的注意力,他听见导师用极其标准的德语字正腔圆地开口“后进来这位同学,你是否走错了教室?”

“导师您好,我希望能旁听这节课程。我对法律很感兴趣。”

趁着李白和Clint进行德语“练习”对话的功夫狄仁杰扯过一旁用手机不知道在打些什么的李元芳寻了一处双人座就坐下了,他可不想上不好课。

而那边好不容易应付了Clint的李白再回头便发现狄仁杰身边已经没了位置,用控诉的眼神看了一会儿发现自家男朋友完全不给面子。只好退而求次的坐在了狄仁杰右后方的位置上,托着腮盯着对方的侧脸。

眉目俊美,凝定冷肃。

他脑里攸地冲出八个字,笔在本上乱划着,记下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目光却定在狄仁杰脸上,看着他专注又认真的样子。

人人都道他李白模子出色,谁知道他一直觉得狄仁杰也很好看。

狄仁杰无意间的一偏头便撞上了李白的视线,李白冲他眨眨眼,前者愣了片刻马上又转回去听课,只是耳后的绯色被搞怪的人瞧了个正着,无声的笑着看他有些忙乱的跟上笔记的进程,一副节奏被打乱的模样。

嘿,也只有他李白能打乱这学霸大大的节奏了。旁听生得意得很,就差哼起小调。也亏的狄仁杰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知他心中所想。否则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下课铃在李白愉悦的心情中响起,狄仁杰倒是毫无知觉的收拾了东西就跟上了他的导师去教员室,还不忘打了个手势给他告诉他不用等自己。

“你是认真的?”教员室的门刚关上Clint就砸了一句话过来,目光落在狄仁杰已经空无一物的手腕上。

他之前把表给这个待如亲子的学生时就曾说过若是他遇见了认定了一生的人便把表送给对方——在德国,表有着永恒的含义——若是没遇见,这表至少可以护他在德国的平安。

以他对狄仁杰的了解他甚至以为他见不到这个心如止水的孩子把手表送出去了,却不想这手表落在了一个混小子手里。“便宜他了。”

狄仁杰轻轻颔首,他知道这个如父的长辈对他的担心,所以他难得讲了句调笑话“他若是待我不好,会跟您说的。”

Clint笑出声来,再没说什么反对的话“我尊重你的选择。去吧。”摆了摆手,示意人可以走了。

但愿那个混小子不是骗这个孩子的。毕竟这孩子认定了谁,那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一生仅此一人。

Clint看着人挺直的背影暗自叹息。太认真的人总是太容易受伤。

12.

都是傻瓜。

狄仁杰一出门就看见李白屈着条腿靠在墙上等他。

没去和小迷妹儿们聊天也是难为他了。狄仁杰叹了口气。问题是这个时间还在等显然是智商下线——现在可是饭点。

“走吧,再晚食堂没位置了。”

“怀英你出来了?Clint没说我坏话吧。”看着李白有些紧张的样子狄仁杰心下好笑,这算是还有自知之明?伸手握住李白的手拉着他往外走。“说了,说你是个混小子。还有,要叫导师。”

李白顿了一下才跟上,反手与狄仁杰十指相扣“是混小子又怎样,反正我得到最珍贵的了。”

“别胡说”受了一记瞪视的李白笑嘻嘻地不再说话,任由人拉着走向食堂,腕上的表晃着耀眼的光。

法律生对着一盘青菜目不斜视地吃,反观李白那边一片愁云惨淡,盘里的米粒被搅的一团乱,几根青菜也被戳的不成样子。他们旁边的刘邦韩信倒是吃肉吃得津津有味,对于李白怨念的目光直接无视。

“诶对了,李白你托我查回国的机票干嘛?”韩信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开口,手上筷子还从刘邦那边顺了块红烧肉扔在嘴里。信奉食不言寝不语的狄仁杰闻言放下了筷子,抬眸看过去“回国?”

趴在桌上的李白立直了身子“嗯,我申请了提前结业。家里公司出了点事,我必须回去。”坐在旁边的刘邦不动声色地看了狄仁杰一眼,却发现他浑身肌肉紧绷筷子也不放下,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李白,浅色的瞳里情绪隐晦不清。

刘邦轻咳了一声,慢条斯理的反问“那你让我们狄学霸怎么办?”他不似韩信那般爽直,也没和李白一见如故有多深的感情。护短当然也只会护着帮了他不少忙的狄仁杰。而且就算论时间,李白也比不了他与狄仁杰认识的时间长。

更何况他一直觉得李白不对劲——李白说着与狄仁杰是初相识,可那个眼神里的含义分明就是遇故人。

“我也是刚得的消息就托你家韩信帮忙来着。还…还未来得及和怀英说。”

“所以你是打算偷偷走?”狄仁杰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没什么情绪,只是握着筷子的指节因用力而发白“一周后直接飞过去?”

一周,是提前结业审批下来的时间。狄仁杰是经历过的自然清楚。李白却有些慌了,若是狄仁杰和他大发雷霆也就罢了,他还可以哄。只是狄仁杰这样,偏生让人摸不清该如何是好

“怀英…我…”一咬牙,抱着不成功则成任的心情来了口“要和我回去吗?一起。”拼一把,拼他们之间的感情与缘分。又或者,拼他的运气。

“我去申请学位考核。”话音落下狄仁杰便若无其事一般继续吃饭,显然一副终止话题的意思。跟李白坐在一侧的韩信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没注意李白面上的复杂神色便去与刘邦争盘里最后一块红烧肉。

李白张了张口到底什么也没说。他其实没想让狄仁杰和他一同回去的。这纯粹的德国更让他放心。

跟着狄仁杰走出食堂,李白没精打采的垂着头,忽然发觉手被牵起,偏头便看见那人难得的笑意。

似乎是不太熟练和习惯,但还是安抚的开口“原谅你了。”




嘿嘿嘿李白就是在得瑟狄大人成他家的了。
唔,想开个点文,欢迎各位带梗来点

评论 ( 8 )
热度 ( 59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