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忘机(21)

更新!前文请戳主页。
呜哇半年了,最后一章放出来也就是完结了。
说好的HE呢,也是新篇章的开始呢。
后面应该还有两篇番外。
点文的小伙伴也别急,监禁系肉正在烹饪中!
同时在准备的是我下一个准备写的说书人系列。
第一人称视角诉说所有皮肤所有他们的故事。
最后还是爱你们❤️
祝阅读愉快

21.

重新开始。

李白不肯相信,也不能相信狄仁杰在医院里的陪伴只是因为愧疚。如果狄仁杰没亲口承认的话。

可实际上,他根本找不到狄仁杰来求证。这人在躲他这方面好像特别有天赋。

等他找到高渐离领着脖领质问是对方脸上的惊讶不是假装的。

“他又消失了?可是之前武队宣布他退出大队了呀?不应该在军区才是。武队可是因为这事几天脸色都不是很好,我们都以为他是和你走了。”

李白知道他再追问下去也是没结果,可他怎么能甘心线索的中断?

“如果非要说有谁知道他在哪儿也应当只有武队了。”

荆轲看在这一年的交情上留了一串号码给他,叫他找机会可以碰碰运气。毕竟就连她和高渐离也没有狄仁杰的联系方式。

“no pain,no gain.”*

武则天的电话,李白输入手机播出时没有一丝犹豫,就算是气势再迫人他也要见一见。

而他显然低估了这位特警大队队长,她居然把约谈的地点定在她自己的别墅,当真坦荡。

李白抬手摁上了门铃,门打开当头即是一句“也不明白狄卿他看上你哪儿了,三番五次拒绝于朕,现在看来你至少还有点胆量是可取的。”

称得上是美艳的一张脸,却有着不容侵犯的气势,也不奇怪有这样的口癖。

屋里的家具摆设低调又极尽奢华,李白眉角微扬,忽觉得这人的家世怕也不简单。

“朕知道你所来为何。不过有些事情总要讨个公道整理清楚的。”

旧账总是要翻的,何时翻便也无所谓了。

“武队您说。”李白点头。

“说起来的狄卿是朕的学弟,D打也是朕联系人送他去的,他的推理断案能力绝对是朕所见过的人之中最强。自那时起,朕便和他约定若有朝一日他学成归来,朕需要人手,他定不许推辞,可谁成想半路会杀出个李白你。”

李白总算是知道这个强势又精明的女人对他的敌意从何而来了。只是他终究忍不住有些得意。

“若你真心待他便也罢了,朕还不会出手抢人,狄卿也自可有别的法子完成诺言,可两年前他主动找到了朕,说想避段时间也正好可以完成承诺,面上是心如死灰的模样。”

说到这儿,武则天刻意顿了顿,狠狠剜了李白一眼。

“于是朕给了他一个特聘顾问的身份,让他住进了军区,并着手调查狄卿这些年的事儿,可调查结果不管怎么看,你都是个不值得信任的浪子。”

伤疤被狠狠掀开,可根本无从反驳,也无需反驳。谁让事实的确如此?

“所以,武队的意思是?”

“这两年朕也一直在观察。而两年的时间,可能也足够证明一些东西了”

“狄卿这两年超负何工作,也的确缺个人拉他一把。”

“你勉强合格了。”

“他走之前说要回去重修学位,说想重新开始生活。”

“至于剩下的事,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尾声

狄仁杰又回到了德国,这个他已经熟识的国度。只是他带去采购用品的途中又一次被挡住了道路。

“嘿,这位同学,介意带我去D大吗?”面前的人笑着,扬起的手上腕表反着金属的光“我叫李白,字太白,不知可否有幸得知您的名字?”

倒是乡音无改,笑容依旧。
被拦住路的人想着,眼尾的笑意比月牙还浅“狄仁杰,字怀英。”

谈不上不计前嫌,他们的选择无非是遗忘过去,毫无动机地从头来过。

评论 ( 20 )
热度 ( 92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