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常年断网。
全职孙翔,农药狄仁杰,凹凸雷德,
剑三炮哥,盗笔黑瞎,欧美JR,妖尾格雷。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三十题①(6——10)

之前的莫名其妙被lof屏蔽于是重发。明明一个敏 感 词没有闹哪样啊!加几个空格试试吧。。。

题梗来源 @嗷叔【setam扛把子×
话说嗷叔的画超棒的哦!
高 三 狗缓慢的更新舒服实在是对不起嗷叔和各位小可爱们QAQ
在此郑重道歉<(__)>
但是手稿已经写完绝对不会坑哒,这点请小可爱们放心
最后祝阅读愉快,提前祝各位,双十一快乐哦。
~(^з^)-☆
爱你们,么么哒!

6.最后的阴阳师和狐妖

拎着糕点的栗发青年倚在门框,饶有兴趣的听着耄耋老人讲遥远年代的阴阳师,和妖怪们的故事。

他说千百年前人类与妖族,爆发过一场大战。人类以修习阴阳术式的阴阳师为首,妖族则以青丘的狐妖为领袖,两方打得昏天暗地,民不聊生。直到白龙一族参战替天行道灭了青丘一族,才使这场旷日已久的战争落下帷幕。

只是这时,不管是阴阳师还是妖怪都所剩无几,白龙一族更是飞升上天。妖,便这样退出了历史舞台。

“不过据说呀。哪阴阳师一脉最后存下的道长可了不得。貌比天仙不说还法力高强,能匹敌千年之狐哩。”

“可惜人家是隐居于世外,让我们见不到罢了。”

及膝的孩子缠着老人往下讲,成年的听客也不过是一笑
了之。没有人注意到门口青年的离去。

他想这话是说的对,也不对。

不对的是战争从一开始便是人类的贪心所挑起,妖族的
自保连带着阴阳师内部的战争,才使得他们最后十不存一。青丘狐族向来避世不出,若不是族中小辈惨遭毒手,也不会参战。

至于那白龙族,根本就是搅混水的。为的就是功德,所以不惜对昔日旧友出手,屠了青丘换了脱妖气的机会。甚至为了防止复仇,一直对青丘最后的千年之狐追杀不止。

青年踏入竹林结界,栗发拉长成了紫发,立出来的狐耳灵巧地动了动,身后的狐尾也现了出来,紫眸里映着的是不远处竹屋前泡茶人的身影。

那人身着黑色狩衣,一头银丝披散在后却丝毫不乱。约是听到了声音,便偏头看过来,嘴角略微翘着弧度“回来了?”

说的对的是这最后存下的阴阳师的确好看又厉害,一个
结界藏了他自己和狐狸这么些年,连白龙都寻不到。

“怀英,今日是桂花糕,如何?”

狐狸笑吟吟的开口,把手中物什一放就直接揽上了阴阳师的腰,熟练的如同做过千百年。

7.只是想看你笑

外人面前风流潇洒,高不可攀的青莲剑仙,在长安的治安官面前可没少出丑。

说不上来什么原因,可能是八字相克?王都密探舔着糖葫芦如是说。抬头就瞧见那李白又翻墙进了狄府,他便也跟着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了进去。

毫不意外的看见李白站在墙上要跳不跳,而狄大人坐在院里的石椅上,偏眸看着那个不速之客,手中的书卷将翻未翻。

老项目了。李元芳见怪不怪。

两人你来我往的回话,不动声色便腥风血雨。

所以说。李白为什么没事儿就来找虐呢?

几乎每次都做了旁观者的密探百思不得其解。

平心而论,李白的口才的确不差。只是碰上他家大人,每次直接就失了先机,总是理亏的那个。两人每次争论到最后,也都是狄大人占了上风。就是李白真想辩论,你也别总惹了一箩筐麻烦再来呀,能赢大人就怪了。

酸酸甜甜的滋味在舌尖漫开。李元芳看着自家上司意外生动的表情,没来由的觉得他和那剑仙之间大约也像这糖葫芦的味道。

一番唇枪舌战落下帷幕,李白撇了撇嘴,颇为不甘心的转身,打胜了的狄仁杰嘴角竟有着少见的笑意,浅浅的蓄在嘴边。

后来李元芳没忍住,拿着李白给他买的糖葫芦和让他带
回去给治安官的糕点把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问了出来。

“喂,我说你为什么总没事来惹狄大人啊?”

那剑仙愣了愣,叼着的草叶跟着一起咧开一个没心没肺的弧度。

“他笑起来很好看。”

8.从那天起就爱上你了

所有人都以为李白初次见到狄仁杰是在朱雀门,那个“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字迹之下,就连李元芳的小本本上记的,也是那一日青莲剑仙对他家上司一见钟情——参
照两人在一起之后的修改版。

但李白从未对此做过回应。

李元芳对他发问,他也只是仰面躺在树枝上,对踏着房顶的小密探露齿笑了一下,也不出声回答。再问第二遍就直接被无视。

气的元芳恨不得把他从树上踹下去,叫他那群迷弟迷妹儿们好好围观一下剑仙大人的狗啃屎。

被暗暗腹诽的人可不管那么多,阖眸就想起了自己真正第一次遇见那人的时候。

那时的狄仁杰远不比现在风光。仅是一个落魄青年,连衣服都带着五六个补丁,却有着如今已经见不到的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眉宇间也尚未染上风霜和沧桑。

他静立在感业寺的桃树下,在纷飞的落英中拱了拱手,面对着少女法师的动作却醉了自己这个初梦醒的过路人。

“在下狄仁杰,字怀英。”

“不知姑娘有何事不解?又有何事相求?”

一见倾心,二见生情,三见知缘定。

9.不不不,与爱无关

“你爱他。”

红衣的大主教面对这眼前的魔术师下了定论。却见对方只是把玩着纸牌没有回话。

他也不急,扬起手中的言灵书,让洒洒扬扬的金光笼住两人,生涩难懂的文字也环绕着他们游走。

狄仁杰知道,他很快就会得到想要的答案。毕竟大主教这次的预言可没放水。

“德古拉伯爵的城堡。教廷分不出人手陪你去。执意营救范海辛的话只能靠你自己。”

“多谢主教大人,只是怕您的那两位骑士也在那里——猎魔人临走之前说过,他要去找特使讨要赌资。”

纸牌翻过来,是一张J。张良面色如常,收了言灵书于掌心,递过来的十字架小巧精致。

“所以我更不可能离开教廷。拜托你了。”

“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脱下礼帽冲人鞠躬,在起身时面色凝重了不少。没能得到想要的帮助,可真不是什么高兴事儿。

何况张良的态度让他明白了教廷如今局势的混乱程度。
而这对援助,无疑是雪上加霜。

“愿主保佑你。”

言灵的加持落在身上,已经走出门的魔术师略微翘起唇角,手中攥着的十字架也闪烁着金光。

他顿了顿步伐突然开口。

“对了,主教大人。我只是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走是。与爱无关。”

10.你是谁?

“你长的好像他。”

狄仁杰眉头抽紧,手搭上腰间绣春刀的刀柄随时准备脱
鞘而出。他不认识这个莫名其妙的银发男人,更不明白他口中的人是谁。只是这个人腰间佩戴长剑的模样,让人很难不生警惕。

“在下狄仁杰,当朝锦衣卫。不知阁下是?”

他故意没报上字号,连职务都带过的含糊,生疏的公事公办的模样。却不想对方一开口就是一副熟稔的语气,一声“怀英”唤尽了相思,仿佛念过千百次的缠绵。

锦衣的武士张了张口,还没等他再说什么眼前的人物忽就变了,栗发蓝眸的少年冲他笑着,嘴唇噏动也是一声“怀英”。

有火燃起,灯挑起的长街陷入恐慌,烟火低低的在矮棚上炸开,衣香云鬓的姑娘们一并拥挤,唯有他立于路正中,袖中扣着的令牌向上打断横梁生生止住火势蔓延,又任火焚身。

那栗发青年的面色一下子变了,雕着莲纹的剑击飞碎木断梁,奔赴而来。

“太白。”

终于道出了声,颊间竟是一片冰凉。狄仁杰抬手摸到水渍心下惊异,他为什么会哭?为一个他明明不认识的人。

被紧紧禁锢在本是初见的人的怀中,源于灵魂的熟悉让他无所适从。这大概是个很重要的人。他想。能与他签下刻入灵魂深处的羁绊。

可是…

“你是谁?”

PS:
还有我真的一点也不 高 冷 的小可爱们找我 玩 玩 嘛! 评论私信企鹅都可以的!
--来自要被卷子埋死也 坚 持 浪 的迟归客户端。

评论 ( 8 )
热度 ( 70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