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诗、酒、月(情人节贺文)

  • 慢热且含蓄预警

  • 故事发生在三入长安后方舟cg前

  • @巽巽 感谢巽巽小可爱❤


他平生爱写诗,饮酒,赏月。

 

剑仙李白三入长安的时候,长安的治安官忙得很。

 

从西域远途而来的旅人误入禁宫,目的成迷的牡丹术士常驻长安,长乐坊前所未有的美妙琴音……长桌前的狄仁杰被一叠又一叠宗卷围困,所以当那一份来自长安城门的密报伴着清晨的不知道第几缕阳光呈到面前,他除了拍拍手唤来李元芳跟住那个白衣潇洒、酒剑相伴的男子身影,便再没有做什么了,甚至把这件事扔在了脑后,毕竟于他而言不过是又多了个喜欢惹麻烦的酒剑仙,和一把很难管住的青莲剑。

以至于——他肯定是要吃个小亏了。

 

先是一声喟叹,然后这边和那边的宗卷被分开,批阅结束的推到最前,狄仁杰起身,算着时间通过府前那道门槛,从长安西部的光德坊东南隅一步一步踏向中心繁华,路上有和他打招呼的好交际的大爷大婶,也有藏在桃扇后偷偷瞥他的姑娘,当然,暗地里啐几口的也说不上太少。

狄仁杰对大爷大婶颔首说上几句吉利话,对羞涩的姑娘们避开视线,对套近乎的四两拨千斤,对不客气的自然是视而不见。

他一路应对的很好,直到他撞进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我以为狄大人定然是守诺的。”

他话尾音还没落地,狄仁杰已经转过了念头。

 

李白二入长安又颓靡而出,狄仁杰是在城头送过他的。

不过说是送人,却只是立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只是挑了个时间出来吹吹夜风,或是想在阴沉的天上寻一道月光。但他的确没能空着手回去,李白给这个唯一算得上来送自己的人留下了一坛意义不明的酒。

而这坛不知道怎么算的酒情,这次算是被这剑仙找回来了。

哪怕那坛酒在狄府内那棵树下藏着许久,动也能没被动上一动。

 

当身着官服却坐在酒馆里时狄仁杰依旧面色如常,而坐在他对面的李白更是来回招呼着上酒上菜宛若主人家,只可怜那大耳朵密探暗自嘀嘀咕咕又被加派了许多任务。

 

这顿酒被算做狄仁杰请的,在李白点完之后狄仁杰便唤过老板结了账。

“滴水之恩尚当涌泉相报。”

那李白口中这么讲,借着赠酒之情瞧上了治安官的俸禄与情报,而狄仁杰自愿被李白用言语套牢,反过来想讨一份目的。两个人互相有所求,可又不止为这些坐到一起,气氛便就说不清道不明起来,连京城著名的名嘴小二都息声安静的上菜。

 

两人这第一杯酒刚抬起来,明明相隔不远却有种遥遥相对的距离感油然而生,李白怔了一下,准备好的说辞卡在齿间,狄仁杰的官腔就已经上来了,什么有失远迎,什么陛下挂念,什么聊表敬意,走着螺旋问他怎么就又回了长安。李白跟他应付着越来烦躁越烦躁,间差着探寻长安城夜晚的秘密,菜没吃多少酒下的愈快,终究是食指屈起敲了三下桌面,开口道:“权当是休息,狄大人您可把公务放下些吧。”

这一轮他似乎是有些吃瘪,因为他瞧见狄仁杰嘴角眼尾都有一道一闪而过的笑意,映着窗外进来的夕阳,那一瞬间瞳孔的颜色像是被吹起的糖人,甜的腻人。

只是这一抹笑意被他垂头抿酒的动作掩饰的很快,只留给对面人一个在头顶看不清的发旋。李白也跟着仰头干脆的饮尽一杯,滚酒入喉,酸胀的泡泡在他心中嘭地炸裂,忽然就有了吟诗的欲望,可也只是笑吟吟的,湛蓝的眼珠被他柔成了一片湖,对着因与他对上视线而有些愣神的狄仁杰也不说话,就着他手中正拿着的酒杯,把自己刚倒满的酒又注到他杯里,空杯与对方碰了碰,仿佛满腔言语就在这叮当脆响中了。

“你……”

“大哥哥,给你花!”

他话没出口,被稚嫩童音打断的突兀,一低头瞧见个小女童捧着一篮子绢花正看着他们,显然是没认出来眼前这位是位殿上臣。

“小妹妹,你这花是谁做的?外面分明还存着雪,可你这篮子都要溢出香来啦。”

李白先行发问,这娃娃也是个不怕生的,脆生生地与他答。

“是阿娘和阿姊一起做的。姊婿是西域人,他说今天是他们那边的七夕,送花是庆祝的方式,还能叫心意相通的人永远在一起。所以才叫小囡跟他们一起出来送花。”

长安城的包容天下皆知,这样的组合家庭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而小孩子的天真无邪的善意更是能引人会心一笑,舍不得纠正与责备。如此不由叫这长安城的治安官一时哑口无言,毕竟这场合这人物这祝福实在不对,他面对着递到眼前的两枚绢花收也不是,拒也不是,最终还是李白伸臂将那花接了过来,又塞了小囡一兜蜜饯,叫她开开心心的去下一桌了。

 

“真是择日不如撞日,咱们赶了一个好日子呢,狄大人。”

花真是一个神奇的物什。

他摆弄着手里的绢花,找了角度衬着暖色轻薄的布料花瓣瞧狄仁杰,那人对着他冷硬惯了的轮廓一下子就柔和了许多,颊边还似沾上了几抹红晕,好看的紧,好看的引人入醉。

“拿来给我看看。”

“收了我的花,你可就要和我生生世世,永不分离了。”

他学着小姑娘的语气,眼神却认真的很,叫从他手中掳走了一朵的狄仁杰败在了这一轮,作势要还他却又被李白灵巧的躲了开来,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却把那朵绢花收进了官服内袋,拿起刚刚李白给倒满的酒送到唇边喝了,酒杯如拿着桃扇的姑娘遮住了半边脸,眼观鼻,鼻观心,故意不去看对方得意的表情,却也错过了那人眼神中又一章情诗。

 

他平生所愿诗有章,酒成双,月共赏。

——————END——————

感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同好,短打小甜饼请查收——

这篇主要想贴合农药的故事,在官方已有的故事之外想象,这时候两个人其实互相都有感觉,但阻碍太多,都没下定决心,也没人能先迈出那一步。

也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愿天下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e-Roy 还有你,收了我的拥抱就要永远在一起啦!情人节的buff很有用的。

评论 ( 7 )
热度 ( 91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