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周翔|少量周江】咦,队长你不是喜欢副队吗? (3)

  • 完结存稿绝对不坑!

  • 这里迟归,学生党平时碰不到电脑尽量周更

  • 微量周江请注意!请注意!请注意!

  • 求回复QwQ

  • 渣轻喷Orz

  • 前文请戳主页

3.

“终于解释清楚了”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的呆毛一点点立起来不由舒了口气。起身摆摆手就准备告辞。刚压下门把手就听见身后传来声音。

“江…谢谢。”江波涛松开门把手一转身就看见周泽楷笑的腼腆,暗道一声这张脸真是犯规。

“呵呵,小周客气了。都是应该做的。不一起走?”江波涛也回了个微笑,朝着门扬了扬下巴示意。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江波涛见状也没说什么,冲人点点头就压下门把推开门准备去训练室提前开始进行下午的训练。偶尔的加训不仅有益操作提高还有益抢座。

孙翔坐在电脑前,屏幕上的一叶之秋提着却邪呆呆的站着,等待着他低头垂眸,靠着椅背不知道又把思维神游到哪儿去的操作者回神。

刚刚孙翔想着加训便提前出了寝室,正巧看见斜对面周泽楷寝室的门把手,便停下步伐准备等周泽楷一起走。却不想门没有打开,门把手又弹了回去。

孙翔一愣,正准备上前敲门询问,就突然想起了那个名为“ZJ”的文件夹里的一篇文章片段。

“江波涛起身告辞,却被周泽楷一声轻唤叫住。

江波涛似是已经习惯,带着微笑转过身还未来得及询问还有何事便被人用唇封住了言语,整个人被压在门上发出闷响。

周泽楷带着满足的笑意一手压下门把手推开门,一手紧紧拉着他的副队,十指相扣。”

而那时站在门外想起了这一切的孙翔也不知是已何种心情近乎慌乱地穿过走廊跑到训练室坐下。呼吸还有些急促。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像做了错事一样跑开,狼狈的都称得上是落荒而逃。就像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觉得胸闷,为何会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攥起,孙翔只是想着这样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周泽楷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他不应该这么做的啊...可是连孙翔自己都说不上来因为什么而否定这些。更何况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促成和希望的。

孙翔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着疼,他自己没法回答自己设下的问题,更理不清思绪,干脆一拳砸到电脑桌上,低低的骂了句“该死”桌子上的饼干盒一跳。

这是队长和副队的问题,自己瞎想些什么。又不是自己喜欢周泽楷,他做对做错与我何干?

等等...喜欢?孙翔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捕捉到了什么,连江波涛急匆匆地走过来抓着他的手问的话半天才想起来回答。

“啊...江副我没事。不用担心。”面前扯出一抹笑,心思全都落在了刚才的问题的上。

江波涛皱了皱眉,看着人反常的表现和都写在脸上的迷茫与纠结有些担心,但还是温和地笑着,轮回的副队一向知道分寸。

“小孙,要不咱俩把座位换回来吧。你和队长练配合也方便些。”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孙翔桌上的饼干盒。

孙翔移过视线看见盒上的字本是想开心的,但心里却又感觉好像梗住了一样。干脆拿过饼干盒从读卡器里抽出账号卡起身,他想回寝室平复一下情绪,如果一直这个状态,训练也静不下心。

“副队,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跟队长请个假吧。”语罢也不管江波涛答没答应,径直走出了训练室。还差点撞到刚准备进屋的周泽楷,结果非但没有和周泽楷道歉,脚下步伐反而更快了。

“江...孙怎么?”周泽楷想叫住人奈何人腿速比他口速快,只好转头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也皱着眉头,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毕竟这可是孙翔到轮回后第一次在训练上请假。

江波涛这边刚说完就看见周泽楷长腿一迈直接走到孙翔的电脑旁就着孙翔还没来得及关闭的训练软件打开了记录,看着上面的成绩满脸担忧。

江波涛也凑过去跟着看了一下,上面一叶之秋今天下午的成绩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一塌糊涂”

别问是不是职业选手的水平。就这成绩,说是高玩都得被喷。

江波涛觉得头更疼了。


评论 ( 10 )
热度 ( 68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