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忘机(00—02)

这儿是迟归,请大家多多指教
现代AU
留学paro
HE结局
中间有肉
手机排版实在是绝望…大家凑活看吧。有什么意见随便提。求评论。
ok,go。

00.

狄仁杰来到德国已有几个年头。

从高二被送出来出来直到现在大二,除了跟同学打赌染了一缕绿毛外相貌上倒也没什么变化。

又拿了法律和犯罪心理学的双学士学位,现在跟着对他喜爱有加的导师向硕士学位进发。求学之路称得上一帆风顺。

也许正如之前学姐所说的,德国是个适合他的国家。
他初来时完全没有所谓的孤独期和不适应期,这个纪律严明的国家不仅没有像对其他外人那样将他格格不入的排除在外,而是近乎欢快的接纳了他。

严谨而有礼数,仿佛他就该属于这里。——除了肤色和语言。

这是他的法律学导师clint说的,他是德国少有的没有啤酒肚还喜爱啤酒的人。

只是狄仁杰清楚的明白,他的根仍然在那个东方国度,他还是要回去的,回去寻他的根。

虽然他已没有任何血缘至亲尚存于世。

01.

冬季假期一如既往的漫长而无所事事。

尤其是它无需与他同样来自东方的同学一样回去过年,更不用同西方的人们一起过耶诞节。校园里也空落落的,只有三两没完成任务的人泡在寂静的图书馆。

而他总是拒绝学弟李元芳和导师们的邀请独自留在校园里,这大概也是他能提前获得学士学位的原因。

毕竟除了图书馆和宿舍,他当真无处可去。

狄仁杰从来不是一个擅长寻乐子的人,面色清淡的查找资料完成论文才是他擅长的。

不过今天,这位高材生决定去附近的超市买些东西。他上次买的一盒笔已经快用完了,他需要补货,再买一条围巾也是必要的。德国的冷风从不曾饶过人。

他喜欢独来独往,显然他也没有很多亲近到可以约着一起去采购的朋友。所以他仅仅是拉高了衣领低着头把下颌藏进去,盯着自己的靴尖,一步一步地迈向前,在素不相干的路人眼里大概只是个异国奇怪的的落寂青年。

他正思考着这次假期要不要去哪里打工或者研究下菜谱——一个人独自在外总是会点东西。虽然他的奖学金够用,也不想当厨师。这时他的余光中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脚,从他对面走来。

若不是他及时收住步子恐怕会撞上对面那个行人。他还以为会是一个初次来到德国东张西望的游客。但事实上,那个人似乎是有目的性的专程堵在了他前进的路上。

狄仁杰皱着眉抬头看向对方,却不由愣了一下。在这个循规循矩的德国,少会出现这样的灿烂且看起来不着调的外来客,还有着亚洲人的肤色。狄仁杰眼中似是有着惊艳还是惊羡一闪而过,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他用德语询问对方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他并不认为肤色便可以看出国家,也不回去主动探寻这种事儿。

“其实你可以说中文的。”挡路者显然和狄仁杰恰好相反,扯着灿烂的笑毫不客气的来了一句,甚至还用奇怪的眼光看了狄仁杰一眼。“我叫李白。他乡遇故人又何必这么客气。”

“……你怎么知道我是华人的?”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让自己被一眼认出来的,他甚至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曾经见过这人。

“猜的。”李白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这个猜测多么大胆,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不过这个不重要,你能带我去D大吗?你应该是那里的学生吧?”

目光落在狄仁杰印着校徽的手表带上——那是他赢了校园答辩的奖品,Clint为他定做的。

狄仁杰仔细盯着李白的神色,确认他所说的猜的并不是谎言才再度开口“我要去超市,但我可以为你指路。”

这回答分明是拒绝同行,但是李白显然不管这么多“一起去超市呗,正好我也要买东西。”

02.

无法交流。

狄仁杰毫不客气的把李白划入了这一行列。

他现在不得不和一个初次见面还有些莫名其妙的人并肩同行,甚至托李白好皮相的“福”收获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狄仁杰虽然不少被注视,但不管是领奖还是演讲所受的目光也不会是毫无瓜葛的路人所投射而来的。他能在演讲的时候泰然自若,却不能在路人的频繁注视下淡定如常。

超市不短的路被狄仁杰生生缩短了一半的时间,李白跟得倒也不吃力的样子,还有心问狄仁杰干嘛这么急。被问得人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进了文具区去取自己需要的笔。

李白讨了个没趣也不生气,晃晃悠悠地在超市里乱逛,狄仁杰拿着和笔和临时想起要买的一本便签贴准备结账的时候就看见李白拿着一个栗色的围巾在门口等他,见他过来就凑过来把围巾给他仔细地围上,端详了一会儿不明情况的狄仁杰笑出声来

“就决定你带上这个一定好看。”

狄仁杰愣了半天他那个被称为天才的大脑才运转起来,看着李白的笑耳尖儿不由泛上了红,转过脸轻咳一声跟售货员结账。等着找钱的功夫也不看李白

“这围巾多少钱,我给你。”

“就说你这人太客气了。我觉得你带着好看就买给你了。哪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大不了当见面礼不行吗?”

他这么说狄仁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看他浑身上下也不缺什么东西的样子一时也想不出用什么回礼“你以后缺什么可以和我说。”抬手勾了勾围巾把脸埋了进去藏住烫色。

李白跟上推门就要出去的狄仁杰揽住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可是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狄仁杰”他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热情而自来熟的人。

“狄仁杰,狄仁杰。以后我叫你怀英好不好?”更受不了这样的脑回路。

“为什么?”狄仁杰张口哈出一口气,看着白雾一点点变淡,现出他和他身旁与他直径不到半米的人的脸。

“字啊。我是学文学的。咱们华人怎么能没有字呢。你可以叫我太白。”抱歉我还真没兴趣。

“哦,你随便吧。”反正也就这么几年,任何一个人回国怕是都不会再相见。

“对了,你学什么的啊?”你是蓝猫淘气三千问?

“法律,辅修犯罪心理学。”似是被自己的腹诽逗乐了,狄仁杰面色柔和了不少。

“嘿嘿,我辅修商业管理。以后我回去管公司,你当我的法律顾问吧。”李白倒是激动的样子。

“到时候再说。”他什么时候和这货熟到探讨未来的地步了。

“怀英…答应我嘛…”你个大男人怎么还撒娇,撒娇没用。

“安静。”……

adc.

评论 ( 8 )
热度 ( 122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