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高三狗。
全职孙翔,农药狄仁杰,魔祖江澄,剑三炮哥,盗笔黑瞎,欧美JR。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忘机(03—04)

这儿迟归!品种为肥啾嗯。
第二发的忘机总算赶上周梗了。
主cp白狄副cp邦信和军师组
手稿已写完保证不坑,结局HE。
全文中间有肉。
手机排版比较绝望,望见谅。
前文请戳主页!
现在,go!

03.

人缘不错。

狄仁杰惊讶的发现这个本该与德国格格不入的李白人缘意外的好。

留学生团体也就算了,他和本土的德国人包括新老师都混的不错,吃个饭都是呼朋唤友结伴而行。

就连他一向严苛的犯罪心理学导师Jim都对李白赞赏又加。反倒是一向平易近人的Clint不喜欢李白,说他是油嘴滑舌的小子,让狄仁杰远离他的新室友。

是的,新室友。鬼知道李白这小子怎么替代一个挪威人成了他的室友。他们宿舍六个人现在全是华人,也是全校唯一一个都是华人的宿舍。

虽然狄仁杰知道Clint看人很准,但他还是没能远离李白,或者说是李白缠上了他。

用同宿舍的学生物的刘邦的话来说,这叫稚鸟效应。说他是李白来德国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地位是无可取代的。就像他家雏儿。

说着还蹭了蹭正复习的韩信的腿。

死gay。被枕着韩信的腿给他讲解的刘邦秀了一脸的狄仁杰表示他不想和这对儿说话了。都这样了怎么还不去领证?反正德国同性恋婚姻已经合法了。

不过刘邦说的话他倒是听进去了,他和韩信那点破事儿狄仁杰也听张良提过一些。大约是韩信小时候比较另类总被欺负,但是后来刘邦主动找韩信交了朋友一起欺负回去的狗血故事。

只是李白那个性格和情况显然不能和韩信类比。所以他更不明白李白缠上他的原因。

原本没什么朋友顶多和学弟李元芳一起行动的狄仁杰莫名被拉进了李白的社交圈儿,他这才知道原来留学生圈子里有这么多华人,也是才知道学校门口的一辆公车直达一条酒吧,KTV应有尽有长街。

包括李白嗜酒还千杯不醉的事情。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四个月,狄仁杰原本规律的生活被强行闯进他生活的李白缴搅的一团乱,只是偏偏哪一次都没有触及到狄仁杰的底线。搞的狄仁杰也没有理由真的去怪罪他。

可怕的是,狄仁杰发现自己竟然在渐渐适应李白。

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狄仁杰猛地惊醒。他本不该允许生活中出现不确定因素,可是他却纵容了李白。

狄仁杰决定去找李白谈谈,甚至仔细考虑了用什么回报第一次见面的那条围巾。却在见到李白的时候打消了主意。

彼时李白正坐在窗台上和他们系里有名的美女聊天,明明应当是渐入佳境,美人都要投怀送抱了,但是看见狄仁杰过来的李白眼睛一亮,直接一句抱歉丢下那妹子笑着跑过来“怀英,你找我?”

狄仁杰在那妹子都快化为实质的怨念笼罩下想也许Clint真的走眼了一次。

需要远离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干净的笑。

04.

文笔很好。

狄仁杰没想到他会收到李白给他的情书。

在Clint刚问完他最近是不是有了什么好事心情好像不错之后,还嘀咕了一句那小子真的很好?

本来就被导师的话点醒了准备自己一个人去静静仔细想想的狄仁杰就这样被李白堵在了回寝室的路上,还塞过来一封信,伴着一句不清不楚的话,远处站着他的狐朋狗友。“请一定要仔细看。”

不明真相的狄仁杰看着说完就跑远的李白和远处突然开始起哄的人群不明所以——虽然他们寝室六个男的四个给,但他也没考虑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一开始,他根本没想到这是什么。顶多不过一个恶作剧而已。

在他拿着信回到寝室看到门口正在等张良的诸葛亮时还礼貌的冲他点了点头,这是张良的学弟。一周前升级成男友。让张良成功脱单。

导致六人寝室里只剩下了狄仁杰一个单身汉。

李白?那种不是脱单胜似脱单的存在另当别论。

他推开门,正好张良也从寝室里出来,侧了侧身给他让出一个位置,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那封信还推了推眼镜才开口“暂时寝室不会有人回来,应该很适合你。”

狄仁杰扬了扬眉带上门,把信纸从信封里抽出来,视线落在上面的第一反应是字不错。肆意潇洒的中国字他也好久未见了。

多看两眼的第二反应是文笔很好,哪怕他这两年没有复习过文章鉴赏学他也能感受到这篇文章的文笔是可以让那个法国老师高呼奇迹的存在。

至于第三反应…那个时候他已经看到了最后,视觉神经忠实传导过来的那句话让他不知该如何反应。

“怀英,请和我在一起。”

狄仁杰当真从未考虑过情感的问题,当初不管是谁问他关于伴侣的要求他都只一句随便就敷衍了事。

从小到大也并非没有喜欢他的和跟他他告白的,他也只是清淡的面色回复“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抱歉,我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初中这句,高中这句,大学还是这句。渐渐的,也没有人会知难而上。

他的学姐武则天说他是木头,说他这样太累,狄仁杰也不置可否。

今天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当真面对这样的问题犹豫。

可是今天向他说这话的是李白,她一直纵容的李白,他不敢拒绝了,他怕有朝一日他会后悔。

他一直是个理性的人,他觉得感性会坏事儿。但是这件事情他的理性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了。

他不知道他对于李白的感情是什么。似乎有无奈,似乎有习惯,但更多的是无法定义的东西,他不清楚的是不是喜欢。这无法辨清的情愫让他心乱如麻。

但他决定给李白一个答复,拿起手机寻找着那个号码点下去之前脑海里又闪过李白的笑,最打动他的笑。

通话很快被接通“喂,李白…”你能再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吗?

“怀英你听我解释啊!千万别生气!那信是真心话大冒险做不得数的…”

后面的话狄仁杰已经不想去听了,他觉得他明白了。

明白了这是个玩笑,也明白了他对李白的感情。

评论 ( 10 )
热度 ( 67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