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常年断网。
全职孙翔,农药狄仁杰,凹凸雷德,
剑三炮哥,盗笔黑瞎,欧美JR,妖尾格雷。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忘机(09—10)

更新啦!前文请戳首页√
上一章的肉过去之后正文里就不会有肉了,再来就是番外。包括本文里提到的范魔我也会写到番外里的。
唔,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其实有很多伏笔哟~
手机排版凌乱的很,望见谅。
求评论求意见QAQ
爱你们,比心!

09.

战后休养。

狄仁杰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连头都泛着晕。挣扎着睁开眼便看见李白坐在床沿正看着他,蓝眸盛柔。

“太白…”一开口声音活像是从胸腔里强挤出来的,嘶哑的连他自己都怔了一瞬,昨晚到最后他意识已经模糊了,就连怎么回的床上都记得不甚清晰。也不知李白哪儿来的好体力。

“怀英,我在。”李白探手给他换了额上的毛巾,又试了试温度,有些自责的样子“别乱动,你发烧了。”

听着这话狄仁杰才注意到额上的毛巾和身上的几层被子,直压的他胸闷“无事,我今天下午还有课。”

其实会发烧也不奇怪。狄仁杰最近心绪不稳,昨日又淋了雨着了凉,再算上陪着李白在浴室胡闹,一下子便来了病。只是昨夜着他睡得李白被怀中人的高温惊醒,还以为是他在疏忽下清理做的不好。

毕竟内射哪怕是清理了第二天多少会不舒服,初经人事的话低烧也是正常,但是高烧到这个地步就不该了。直怨自己因着是狄仁杰没了分寸,控制不住自己。

李白扶住后肘撑着床板就要起身的狄仁杰,在他后腰给他塞了一个靠垫,又把水杯送到人嘴边,根本不给狄仁杰伸手拿的机会“我用你的手机帮你向Clint请假了,虽然他好像并不喜欢我。”

法律系的高材生狠狠呛了一口水,但是被水温润过的嗓子确实也舒服了不少“咳…你说什么?你给他打电话了?”Clint对于李白的态度他最清楚不过了,他都能想象Clint接到他的电话却听见李白的声音时的反应,他的导师肯定已经猜到了什么,也肯定少不了盘问。可是看着李白有些着急地在背后轻拍给他顺气的样子他实在是说不了什么。

天知道他该怎么和Clint 解释。好不容易养大的小白菜被猪拱了?还拱的七零八落的?

这厢狄仁杰面上阴晴不定,那厢李白才想起解释“我没他电话。”还真是意料之中,Clint讨厌李白讨厌的整个学校都快知道了,李白是他课上永远的反面教材。就连狄仁杰都不知道李白是什么时候得罪的自己的导师“不说他了,怀英,张嘴。”

狄仁杰下意识顺着人话张开嘴,一勺粥便从唇齿间的缝隙溜了进来留下温热的饭食又退出去。回过神的狄仁杰耳廓一片烫红,连粥都没尝出味道。

“我自己来。”伸手近乎是抢的拿过饭碗,眼观鼻,鼻观嘴,嘴观心,完全不想再看李白的样子。李白也不恼,还笑意盈盈地接了一句“慢些吃,别噎着。”

“你这么看他他才会噎到。”刘邦的声音在门口想起,他一进屋就看见李白托着腮坐在狄仁杰床边,注意到老舍友耳根到脖颈红了一片只管低头喝粥的模样和旁边的转宿生那副溺死人的表情,刘邦觉得自己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祝幸福哈,李白你个后来的不准欺负原住民,转宿申请别忘了我还扣着呢。”

他早就清楚了李白对狄仁杰的心思,那种神情太像曾经看着雏儿的他,只是好像还有点不一样,让他不得不警惕。寝室长可是护犊子的很。

“不用你说。”李白扬了扬手,连个眼神都不施舍给刘邦。

10.

天下皆知。

狄仁杰病还没好整个学校就都知道了他和李白那点事。
那天中午刘邦是第一个发现这事的,转手就给跟他浪了一晚上回来就去上课的韩信发了条短信。

本来狄仁杰是万万不想声张的,没拦住手快的刘邦也就罢了,怎么说韩信也是自己人。结果韩信一个手滑发给张良的短信变成了群发,众人还没从冰雪女神被李白泡走的消息里缓过劲儿就又受到了一波冲击。

还好王昭君及时在学院论坛澄清她只是帮忙的才挽救了大家的血量和李白的仇恨值。

一时间学校论坛整个炸开了锅,一半讨论李白怎么把油盐不进的狄仁杰泡到了手一半讨论狄仁杰怎么让浪子李白收的心。等到狄仁杰收到Clint让他准备好如何解释的短讯时论坛上两人的同人文都满天飞了,还有各种奇怪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却被扒出来的故事。

狄仁杰越刷论坛脸越黑,旁边的李白倒是捧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还给他指了一个同人文说写的挺有意思的。

镇楼图是狄仁杰刚来学校时被逼着换上参加开学典礼的魔术师装扮和李白社团活动时穿的范海辛服饰的照片。一看就知道楼主是老人了,连几年前的图都有。

“诶,怀英。哪天咱俩穿范海辛和魔术师演舞台剧啊?管这个楼主要授权,再改个结局。”手速惊人的楼主妹子连结局都已经放出来了。是个BE,以魔术师发现了秘密而离开作为结束“咱们俩怎么可能是Bad End呢。”

狄仁杰不置可否,关了页面继续下刷,他想看看这帮闲的无聊的人们把流言疯传到了什么地步。只是却不想一拉就刷出了超市里李白给他戴围巾的照片,这才知道那天的售货员竟然是同校兼职的校友。

看着那张照片狄仁杰暮然意识到他竟然从那么早,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奈何不了李白了。

“那条围巾…怀英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另给你选一条就是。”照片里的另一个主角一直凑在狄仁杰身边,下颌抵在他的肩窝,把狄仁杰整个拉到了自己怀里,说话间热气都喷到了耳廓,只是言语带着些小心翼翼。

那条围巾早就又回到了李白手里,在之前两人闹翻的时候,还伴着所有他有意无意送给狄仁杰的东西和狄仁杰回的一份厚礼。

被询问的人敛眸毫无犹豫地摘下手表系在了李白腕上“围巾的回礼。”表带上有着校徽,表盘上还刻着狄仁杰的名字,环扣上奇异的图标闪着金属的光。分明是要回围巾的意思。

李白的神色顿时变了,看向狄仁杰的目光里也多了些难以言喻的东西。这个手表除了洗澡他从未见狄仁杰摘下过,他之前哪怕只是想借着看看都被拒绝。私下询问韩信他们也只得了一句“别打那表的主意了,那是狄木头的底线。比命都重要一样。”而现在,狄仁杰竟把它交到了自己手上。

他扳过狄仁杰的脸不管不顾的吻了上去,谈不上细致缠绵,甚至是有些凶狠的侵略着,似是在发泄什么一样,另一只手更是用力抱着人,恨不得把狄仁杰揉进自己身体里,唇舌间还含糊着想要唤他给这人起的字,说来容易却着实想了很久的字。

“怀英…”我该拿你怎么办…









继续推文,夜半入长安。虽然现在又改名了不过不能否认真的超棒的文啊!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175354

评论 ( 14 )
热度 ( 82 )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