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原名迟归,更名江慕寒。
杂食爱好者。神隐。
喜欢存一堆手写稿不打出来自己看着。

[白狄]不染

0.

这是一个青丘狐和阴阳师的故事。

1.

阴阳师是世间最后一位阴阳师。本是戡宗宗主的首席大弟子,却在妖界隐匿后人族的内战中被同门陷害推下悬崖,竟也因此因祸得福,活过了战争,还遇到了和他遭遇相仿的青丘狐。

“你醒醒,醒醒。”

那狐狸坠进深潭不省人事, 哗啦的水声惊了在潭边竹林破庙中已住了三月有余的阴阳师,这人费了番力气才把他连着紧紧握在手中的剑一起捞上来,又吐了满肚子的水。

“你是谁…!”

阴阳师真的冤枉极了,分明救了条性命却被晃着白光的剑架在颈上质问,可他还有空瞄着青丘狐俊朗的样貌在心中数:三,二,一。

青丘狐应声而倒。

把他搬进屋里时阴阳师又仔细想了想,觉得师傅说的是对的...

2018-12-18

[白狄]掺香

0.

我曾见过一个人,他像是远途的过客,却又在我赖以生存的小镇长久驻足。
而最开始他来的时候,是一双人。

1.

这个小镇不远处有几条交汇的小河,较为偏僻的位置最得过路的行商和江湖人的喜爱。

我没有什么本事,也没什么野心,多年也不过靠着父辈留下的茶铺维持生活。

滚水,粗茶,白饭,几碟小菜,供过路的游子歇脚,顺便听一听外面的故事。
周而复始,始而复周。每日做着熟悉的事,看着不熟悉的人。停顿的便一直停顿,流动的就不绝如缕。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直到终老,可他们的到来使这平淡荡起涟漪。

2.

能注意到他们并不意外,他们一进来就有一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气息。

一人白袍,一人黑衣。一个明朗似...

2018-08-03

[白狄]敛芳


这不是一个适合接吻的场合,却就该属于他们。
——序

除了李白,大概也没有人敢这样了。我想。

他总是敢来扰了狄大人都清净,不管是生前还是现在。就连李大人也拦不住他。

不过想想也对,青莲剑仙想做什么又有谁能拦的住呢?

我回头看了看朱雀门的方向,“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字迹犹存,只身独入大明宫的事迹也口口相传。

这人,大概生来便该是随心所欲的。

当年他一入长安,在朱雀门下留下字迹又险些轻薄了狄大人,后来还对陛下的邀约视之不见,充耳不闻,狄大人日日去寻他也没个结果。

倒是总陪着狄大人的李大人恼了,说这人怎么能这样,不愿做官也就罢了,偏偏口里还总没个好词。

那时的王都密探远没有现在沉稳。...

2017-08-07

© 江慕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 Powered by LOFTER